邮箱: sjhrysj888@sina.com
热线电话:400-990-59888

当前位置:首页 »实时评论 »舞蹈艺术,以何动人?

舞蹈艺术,以何动人?

2014年07月09日作者: 董博婷

        陆陆续续看了不少艺术演出,时常感动,但是更多的是在于它的故事性。 其实不然。

能带给观众审美享受与感动的不是别的,正是舞者的身体,更确切地说是舞者舞动的质感,以及他们对肢体的熟悉和掌控程度;他们动作的连贯性和线条性;舞台调度的空间应用。

在这个舞台上,时、空、力,无一不给我一种感动。

首先是空间运用带来的视觉到内心的冲击。

空间是物质存在的一种客观形式,是一切物质运动的外在表现,空间时刻围绕着我们,但它是无形的,是不依赖于人们意识的客观存在。一定性质的物质形态,是以一定的时空为其特征的。任何空间都是具体物质对象的空间,是与具体物质对象的运动范畴联系在一起的,是具体物质对象的存在形式,不存在一个普遍的、共同的、绝对的空间。人们可以无休止地任意构筑空间或者呈现空间。空间又是物质存在的一种形态。舞蹈编创中的空间分为内、外两者。以人体为结构内容的空间,称内空间;其次,是以人体外部的结构为空间,称外空间,舞蹈的编创要着意于形态内空间结构的理解,着眼于物态外空间、即物表与环境关系的刻画。

舞蹈是诉诸视觉空间的艺术,因此,舞蹈被称为空间的艺术。

在舞台空间是具有其结构层次的。将一个舞台分为九个平面区域,在其上还有上中下三个水平维度的空间。而对每一个区域的不同分布与运用,编织出各种形态的上、下、左、右的位置关系,前、后、远、近的纵深层次,必然会产生截然不同的视觉效果。

卡菲舞团编舞家穆哈·莫苏奇(Mourad Merzouki)的作品《有机体》就是空间运用得好例子。在整个作品中不断的探索与挖掘,人与空间的关系、空间与空间的相互渗透性、动作与空间、身体与空间等。从中求取平衡的张力,而这种平衡是复合性的、自发性的。空间不是理性的几何空间,或单一的同价空间,而是一个连续的客体,是难以从人类的心智抽离的,如果不能在物理环境中获得,就必须在舞蹈创作中宣泄出来。

再者是力与力效完成了情感的传递和提升。

动作中的借力、施力、发力、平衡力使我看得到,那种流动的雕塑的魅力。那些流畅的,清风一般的长距离移动或是那些如同齿轮交互转动的完美配合。其中的轻、重、缓、急都交织在一起,并不停变换着比例,调出缤纷的颜色,渲染着不同的情感,表达出生动的情节。

就像美国当代著名的哲学家和美学家苏珊·朗格所认为的那样,舞蹈所塑造的是力的幻象。“舞者不仅为了观众也为自己,必须把舞台转化成一个既无造型艺术,又无情节剧效果的.在连续的虚构时间中,由可见的力构成的表演。”

当你在欣赏舞蹈的时候,你并不是在观看眼前的物质物—往四处奔跑的人、扭动的身体,你看到的是几种相互作用着的力。正是凭借这些力,舞蹈才显出上举、前进、退缩或减弱。舞蹈幻象是由力的图式结构组成的。从主观方面讲,组成这些神秘力量的动态结构是作用于我们的知觉的,是专门为知觉存在的。而力的相互作用形成了舞台的张力结构。

至此,就不得不说云门舞集。台湾大师林怀民创立的现代舞团。一支立足于中华或者说是亚洲文化的现代舞团。其作品《行草》《狂草》,没有叙事,没有情节,但是,让我感动。

 以中国书法为灵感粹炼的经典之作。舞者以身体进行临摹,发展出内敛含劲而又充满抑扬顿挫的动作,在舞台上对应着王羲之、怀素、张旭等名家书法的大型投影,仿佛穿越千年的时光,进行一场私密的对谈。舞蹈和书法融汇成一项流动的艺术。舞者正是用身体动作来体现挥洒书写,以“动成四项”作为力的出发点,以丰富的运力变化,呈现出抑扬顿挫的律动和明断急缓的行止。

(作者单位: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)

扫一扫手机上网